您當前所在位置:主頁(yè) > 公司動(dòng)態(tài) > 媒體聚焦 >

【中國礦業(yè)報】讓開(kāi)路先鋒的旗幟在青藏高原上閃耀

來(lái)源:未知|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2-01-24|瀏覽次數:
青藏高原,如此的吝嗇,奪走了這里60%的氧氣,使之成為“生命禁區中的禁區”。
青藏高原,如此的奢侈,讓物探尖兵將開(kāi)路先鋒的旗幟牢牢插在喜馬拉雅山脈之上。
4950米!這個(gè)讓人望而生畏的數字,這是米堆冰川的海拔,也是中鐵資源廊坊物探公司物探尖兵的精神高度。
不敢相見(jiàn)的思念
“媳婦兒,我在項目上工作挺好的,你看項目部啥也不缺。”看到媳婦兒的臉,祝迎華移動(dòng)著(zhù)手機,讓媳婦看著(zhù)他生活的地方,但攝像頭始終沒(méi)有對向自己。“華子,孩子想看看你。”“媳婦兒,這信號不好,我先掛了。”
“華哥,現在山里的通訊條件已經(jīng)很好了,網(wǎng)絡(luò )也不錯,已經(jīng)都通了4G網(wǎng)絡(luò )了,剛才網(wǎng)速很好,你為什么說(shuō)謊呢?”技術(shù)員龐鑫在旁邊好奇地問(wèn)道。
“我之前參加川藏鐵路前期工程物探工作的時(shí)候,一直養成了這個(gè)習慣,在高原工作我都不敢露臉,怕家人孩子見(jiàn)到自己的樣子揪心。”祝迎華的話(huà)解開(kāi)了謎團。
龐鑫仔細打量著(zhù)祝迎華,由于長(cháng)期缺氧,爬冰臥雪,他的嘴唇發(fā)紫,臉頰上鋪滿(mǎn)了“高原紅”的印記,本就粗糙的雙手也裂開(kāi)了一道道口子。
在高聳入云、巖石遍布、溝壑縱橫的青藏高原,物探尖兵經(jīng)受著(zhù)身體和心理的極限考驗。這幫平均年齡只有26歲的小伙子,初上青藏高原反應極大,因為缺氧,晚上睡不著(zhù)覺(jué),晚上12點(diǎn)多處理完資料后,手機依然可以亮到兩三點(diǎn),頭痛的讓他們難以入睡,焦急的項目負責人祝迎華被迫眼瞅著(zhù)他們睡覺(jué),只要他們不睡覺(jué),就不允許第二天上山出工,祝迎華流著(zhù)淚在旁邊監督。
攻堅克難的勇氣
茫茫雪域,巍峨高山此起彼伏,鵝毛大雪不期而至,作業(yè)現場(chǎng)一時(shí)間被厚厚大雪覆蓋,現場(chǎng)氣溫隨之陡降10度。波密至然烏線(xiàn)定測時(shí)間正好是11月份,項目人員在山上住了一個(gè)星期,整天都在下雪,進(jìn)山的道路也被封死了,面對大雪,這幫小伙子一度慌了神,驚慌失措,不知接下來(lái)的工作如何開(kāi)展……經(jīng)驗豐富的項目負責人祝迎華講到:“帶上工兵鏟和雨傘,穿戴整齊,向項目地進(jìn)發(fā)!”祝迎華的聲音鏗鏘有力,無(wú)疑是給這幫小伙子提了神,堅定了信心。
“這天不能去,大雪太大了,不能去,咱們這山陡,你們作業(yè)地方最起碼得有70度呢,真不能去!”當地的老鄉一手拉住祝迎華的手,臉上露出擔心的面容。
“不行,我們必須得上去,我們必須按期完成業(yè)主單位要求的施工任務(wù),這是業(yè)主對我們的信任,也是我們的責任!你們有沒(méi)有信心克服困難!”“有!”龐鑫、趙浩峰、王書(shū)豪、張德余異口同聲,一個(gè)個(gè)健壯的身影在深山中閃耀。
米堆冰川山勢陡峭,坡度很大,即便是不攜帶儀器設備向上攀爬也需要勇氣,當地人也會(huì )望而卻步。中鐵資源廊坊物探公司物探尖兵不畏懼,他們背負數十斤儀器設備,艱難的往前挪動(dòng)腳步,前面的人每往前挪動(dòng)一步便會(huì )往后一回頭,生怕落下一位戰友。埋設磁棒、鋪設電線(xiàn)、采集數據一切工作顯得井然有序,總共0.5公里的工作量,他們硬生生地用了5個(gè)小時(shí),采集了20個(gè)點(diǎn)的數據,數據全部采集完成,而他們相互看看,都笑了,一個(gè)個(gè)都成了“雪人”。“在數據采集的過(guò)程中,龐鑫生怕讓大雪淋了儀器設備,自己被大雪淋著(zhù),打著(zhù)傘保護著(zhù)儀器設備。”祝迎華滿(mǎn)臉激動(dòng)的講到。
天氣惡劣是他們遇到的困難之一,最危險的是這里地形極為復雜,地勢陡峭,溝壑縱橫,山峰林立,山的坡度坡度在45度至90度之間。有一次,他們在去往工作現場(chǎng)的時(shí)候,他們一邊背負著(zhù)數十斤的儀器設備,一邊用木棍支撐著(zhù)他們前進(jìn)的步伐,艱難的行進(jìn)著(zhù),就在這時(shí),他們的目光聚集在不遠處的一座大山之上。“那是山?不,那是石頭,那是一塊偌大的石頭,他的坡度近乎90度。”他們的一邊擦著(zhù)與這個(gè)時(shí)節毫不符合的汗水,一邊遠望著(zhù)那里。“走到前面再看,咱們預定的路線(xiàn)就是這里!”祝迎華講到。小伙子龐鑫站出來(lái)了,“我先爬上去,我手腳靈活著(zhù)呢,我把繩子拴在上面那棵大樹(shù)上,你們再一點(diǎn)一點(diǎn)往上走就行了。”龐鑫拿出繩子,像猴子一樣,靈活的竄了上去,他一手扒著(zhù)巖石突出來(lái)的位置,一手拿著(zhù)繩子,不一會(huì )兒到了那棵樹(shù)下,其他隊員,背起儀器,順勢爬了上去,經(jīng)過(guò)將近1小時(shí),他們終于翻過(guò)了這個(gè)山頭。
鑄就精品的諾言
號稱(chēng)“千山之巔,萬(wàn)水之源”的青藏高原,刮風(fēng)下雪仍然是制約他們工作的因素。有一次剛下完大雪,他們就召開(kāi)了現場(chǎng)會(huì ),商議第二天的數據采集方案,如何保證數據的準確性,成為了他們需要解決的首要任務(wù)。大地電磁法采集數據準確,勘測技術(shù)水準高,但是大地電磁法探測,需要將接收電極埋在地下,剛剛下完齊腰深的大雪,要把雪刨除干凈后,再挖電極坑,然后將電極布設在電極坑內,這無(wú)疑是增加了很多的工作量。還有一個(gè)問(wèn)題,也是制約因素,采用大地電磁法,需要鹽水,按照以往工作方法,將純凈水帶上山去,然后調和成鹽水,再倒入電極坑里,這樣才能更準確的采集到數據,但是把純凈水帶上山,就會(huì )被凍住。
“這樣好辦!取一瓶水,放我懷里,我用我身體溫度去感化他就行了。”技術(shù)員趙浩峰笑著(zhù)說(shuō)道。“只能這樣辦,也只有這樣辦,沒(méi)有別的辦法,這樣采集出來(lái)的數據是最準確的!”就這樣,4名技術(shù)人員一邊刨雪,一邊埋設電線(xiàn),當天的工作任務(wù)量圓滿(mǎn)完成。晚上再次回到駐地,處理完數據,精疲力竭的他們倒頭就呼呼大睡,臉頰上還掛著(zhù)一絲終于放松下來(lái)的喜悅。
“在來(lái)項目之前,我們就和業(yè)主單位承諾過(guò),我們不但能按期的完成工作量,我們更能保質(zhì)保量的完成任務(wù),這是我們的使命,也是我們的責任,前期物探工作是保證后期鐵路建設能否順利開(kāi)工建設的法寶,我們一定會(huì )做好、做精。”人稱(chēng)老川藏的祝迎華講到。
自2017年以來(lái),中鐵資源廊坊物探公司先后8次奔上青藏高原,參加建設川藏鐵路和滇藏鐵路,公司投入了一流的設備、一流的人員,克服重重困難,科學(xué)設定工期,全力加快生產(chǎn)建設步伐,多次受到業(yè)主單位表彰,多次獲得“優(yōu)秀合作單位”、“建功立業(yè)優(yōu)秀單位”等榮譽(yù)稱(chēng)號。

Copyright © 2021-2022 中鐵資源集團勘察設計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冀ICP備2021024391號-1
地址:河省北廊市坊廊萬(wàn)路9號 電話(huà):0316-5212305 郵箱:ztwtlf@126.com 技術(shù)支持:暢想網(wǎng)絡(luò )

冀公網(wǎng)安備 13100302001092號